联合国水和卫生人权问题特别报告——跨界水合作促进和平、修睦与合作

2024-03-25

来源:

人类正面临全球水危机。目前,全球20多亿人无法获得安全饮用水,40多亿人无法享有基本卫生设施。人口增长,城市化加剧和工农业集约化发展,导致全球水生态系统不堪重负。此外,气候变化进一步加剧了全球水危机,危及数十亿人享有安全饮用水和卫生设施的人权,导致大规模人口流离失所和各地区暴力冲突此起彼伏。

全球153个国家分享世界286个跨界流域和592个跨界含水层。跨界水量占全球水资源总量的60%。全球大部分人口的饮用水、粮食安全、健康生计和生活质量依赖跨界水资源。因此,跨界水合作对于保障人权、维护和平和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至关重要。此外,只有通过跨界水合作,世界各国才能携手应对气候变化造成的日益严重的水旱灾害风险。

2023年联合国水大会上,“水促进合作”互动对话重点讨论了跨界水合作。跨界水合作联盟(Transboundary Water Cooperation Coalition)以及可持续发展目标6也同样关注了跨界水合作。因此,《联合国水和卫生人权问题特别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从跨界水合作的视角探讨了水与和平之间的关系,重点是保障人人享有安全饮用水和卫生设施的人权。

和平不仅是没有战争,它包含摒弃暴力、社会不公、贫穷、性别歧视、种族隔离和其他形式暴力的广泛意义。因此,《报告》将“水促进和平”定义为“制定将人的尊严、公平包容、社会凝聚力、可持续利用和有效管理放在优先位置的稳健的法律、体制和政策框架,促进全球水资源的公平合理分配”,例如制定水外交框架,促进利益攸关方开展对话,为共同管理跨界水资源寻找合理、可持续的和平解决方案。

跨界水冲突源于流域各国将水视为一种可分割的、可控制的经济资产,按照人类主宰自然的方式予以管理。这种观点助长了流域各国竞相争夺、控制和开发跨界水资源,包括建设水坝、水电站等水利基础设施。上游国家改变了水流动态,影响了下游国家,进一步加剧了紧张局势。除争夺水资源引发的冲突之外,大型水利工程造成的跨界社会和环境影响也会引发冲突,例如上游水坝导致下游三角洲无法获得沉积物,从而加剧了海平面上升的影响。

流域各国将水作为一种经济资产的管理方式亟需转向新的生态系统方式,即将河流、湖泊、湿地和含水层视为一个完整的生命体。从生态系统的角度,河流不仅为人类提供了水资源,还提供了多种生态系统服务,例如渔业、健康娱乐、自我净化、流量调节等。这些生态系统服务远比水资源本身更有价值,就像森林比木材更有价值一样。

1992年《跨界水道和国际湖泊保护和利用公约》(Convention on the Protection and Use of Transboundary Watercourses and International Lakes)和1997年《国际水道非航行使用法公约》(Convention on the Law of Non Navigational Uses of International Watercourses)都呼吁以生态系统的方式开展跨界水资源管理。气候变化加剧增加了在全流域层面采用生态系统的方式实施跨界水资源管理的紧迫性。采用生态系统的方式有助于激励跨界流域利益攸关方共同关注可持续生态系统管理,创造合作机会,为所有利益攸关方带来社会、经济和政治效益。

为了拯救鲑鱼,2001年美国尤罗克(Yurok)、卡鲁克(Karuk)、胡帕(Hoopa)等土著部落开始呼吁拆除克拉马斯河(Klamath River)水坝。经过长达20多年的艰苦斗争,水坝已于2023年拆除。在极端天气事件等因素的影响下,墨西哥萨波蒂略水坝(Zapotillo Dam)存在淹没附近村庄和危及哈利斯科州(Jalisco)畜牧业的重大风险。在科研机构、环保组织和天主教会的压力下,2023年墨西哥政府开始与受影响者进行对话,同意降低水库水位,防止村庄被淹,并为附近城市制定新的节水方案,例如更新改造供水管网,减少渗漏损失等。

国内水冲突案例为解决类似的跨界水冲突提供了经验借鉴。跨界水冲突的导火索往往是一国认为其拥有本国境内水道的主权,因此可以为所欲为,但河流不认国界,水旱灾害也亦然。因此,流域各国亟需以全流域生态系统的视角,推进跨界流域水资源合作。上游活动往往会影响下游,例如水污染;同样,下游活动也会影响上游,例如下游水坝切断了上游国家通航海洋的能力,并严重影响上游从事洄游鱼类捕捞的人口生计。无论如何,跨界水合作应以上下游权利和义务平等互惠为基础,避免造成重大跨界损害,确保河流生态系统的健康和可持续发展,这是流域各国的共同责任和义务。


责编:王金铃

===国际组织===
===水利部直属单位===
===国外水利机构===
俄罗斯联邦自然资源部 俄罗斯联邦水资源署 俄罗斯联邦民防、紧急情况和消除自然灾害后果部 俄罗斯科学院水问题研究所 乌克兰环境保护部 乌克兰水管理委员会 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内务部 哈萨克斯坦共和国能源部 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农业部部 乌兹别克斯坦农业和水资源部 蒙古自然资源保护与绿色发展和旅游部 韩国国土海洋部 韩国环境部 日本农林省 日本国土交通省 日本国土交通省土木研究所国际水灾害与风险管理中心 国家应急管理局 泰国农业与合作部 泰国自然资源与环境部 老挝自然资源与环境部 柬埔寨水利气象部 印度水利、河流开发与恒河流域振兴部 巴基斯坦水电部 巴基斯坦规划、发展和改革部 孟加拉国水利部 越南自然资源和环境部 新加坡环境与水资源部 新加坡公用事业局 土耳其国家水利工程总局 英国环境食物跟乡村事务部 英国环境署 英国国际发展部 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 德国环境、自然保护和核安全部 德国国家水文研究所 法国国家环境部 法国流域水务管理署 匈牙利内务部 匈牙利国家水资源局 奥地利农林环境和水利部 捷克农业部 捷克伏尔塔瓦河流域管理局 荷兰基础设施与环境部 荷兰环境部公共工程与水管理总司 荷兰三角洲研究院 波兰气象与水管理研究说 保加利亚科学院水资源研究院 希腊环境部 瑞典环境保护部 瑞典环境保护署 丹麦环境部 丹麦国家地质调查局 芬兰环境研究院 芬兰水务协会 西班牙农业食品和环境部 美国国际开发署 美国环保总署 美国垦务局 美国地质调查局 美国联邦紧急事务管理署 美国农业部研究与服务局 加拿大环境部 美国-加拿大国际联合委员会 加拿大国家水研究中心 墨西哥国家水资源委员会 巴西环境部 阿根廷规划投资和服务部 南非水研究委员会 肯尼亚水利灌溉部 肯尼亚环境与资源部 莫桑比克能源与水管理部 坦桑尼亚水资源与灌溉部 乌干达水资源与环境部 埃塞俄比亚水利、灌溉和电力部 澳大利亚环境与能源部 澳大利亚 环境,水和生态资源部 澳大利亚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 澳大利亚墨累-达令流域管理局
©水利部国际经济技术合作交流中心
International Economic & Technical Cooperation and Exchange Center, Ministry of Water Resources
电话:63202320 传真:63203249
地址:北京市宣武区白广路二条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