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安全对中国至关重要

2024-03-01

来源:

纵观历史,水对中国的影响深远。中国古代近一半的灾害与水相关,并且水旱灾害关系着王朝的兴衰。中国历史上至少有六个王朝因大旱而灭亡,古代中国也曾因严重缺水而两次迁都。

中国人口占全球近21%,但水资源量仅占全球6%,人均水资源量仅为全球平均水平的25%。为实现长期水安全,中国必须在水资源管理政策和实践方面走在世界前列。中国的水资源开发历史悠久,例如建于2500多年前的陕西郑国渠,使原本贫瘠的关中4万公顷农田变成沃土;建于公元前256年的都江堰水利工程,至今仍灌溉着75万公顷的农田;建于公元前214年的广西桂林灵渠,如今已成为这座秀美城市社会经济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水是一种可再生资源,用过的水在经过适当处理后可以重复使用。依靠良好的水资源管理政策和经济高效的创新技术,这种良性的水循环可以无限地持续,例如纳米比亚首都温得和克在过去50多年一直收集、处理和净化所有污水作为饮用水,对人类健康没有造成任何不利影响。

中国是一个缺水国家,比纳米比亚更富裕,技术也更先进,因此可以采取类似的水循环措施。与其他国家一样,中国主要采取供给侧解决方案,满足不断增长的水需求。近几十年来,随着需水量不断增加,中国开展了大规模的流域调水,例如修建庞大的南水北调工程。然而,未来中国需要更多地采取需求侧解决方案,大力减少家庭、工业和农业领域不断增加的水需求。自2005年以来,中国农业领域的用水量逐年减少,但工业和家庭领域的节水进展缓慢。中国的家庭人均用水量居高不下。尽管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逐步提高水价,但仍低于许多发展中国家的水价。如果中国不将水价提高到稀缺资源水平,中国的人均用水量仍将居高不下,公众也不会真正践行节水理念。

中国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增速惊人,从1990年的318美元增至2022年的约12700美元。中国人民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饮食结构也随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20世纪末期以谷物为主到如今以动物蛋白质为主。饮食改变导致生产动物蛋白质的用水量大大增加,并对水质产生了重大影响。

过去40年,中国的工业实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但直到近些年,中国仍无法妥善处理工业污水问题,并且工业用水量占用水总量的比例一直逐年上升,水污染也随之加剧。2015年,中国政府颁布了《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要求所有工业污水在排入河流之前必须经过处理和检测。

在全球范围内,气候变化已成为影响水资源管理的最重要因素之一。几年前,气象学家和水资源管理专家还低估了极端天气事件的规模、频率和强度。如今,颠覆传统认知的极端天气事件趋多趋频趋强趋广。过去三年,中国不同地区遭受了多次重大水旱灾害和创纪录高温天气事件,对水资源管理造成了重大影响。

在实现长期水安全方面,中国面临三大挑战,即如何减少家庭、工业和农业领域日益增长的水需求?在未来几十年如何应对洪水、干旱等极端天气事件的挑战?如何应对新冠疫情、俄乌冲突、巴以冲突等严重影响水、粮食和能源供应的“黑天鹅”事件?对中国和其他任何国家而言,实现水安全都是一项充满挑战的艰巨任务。



责编:王金铃

===国际组织===
===水利部直属单位===
===国外水利机构===
俄罗斯联邦自然资源部 俄罗斯联邦水资源署 俄罗斯联邦民防、紧急情况和消除自然灾害后果部 俄罗斯科学院水问题研究所 乌克兰环境保护部 乌克兰水管理委员会 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内务部 哈萨克斯坦共和国能源部 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农业部部 乌兹别克斯坦农业和水资源部 蒙古自然资源保护与绿色发展和旅游部 韩国国土海洋部 韩国环境部 日本农林省 日本国土交通省 日本国土交通省土木研究所国际水灾害与风险管理中心 国家应急管理局 泰国农业与合作部 泰国自然资源与环境部 老挝自然资源与环境部 柬埔寨水利气象部 印度水利、河流开发与恒河流域振兴部 巴基斯坦水电部 巴基斯坦规划、发展和改革部 孟加拉国水利部 越南自然资源和环境部 新加坡环境与水资源部 新加坡公用事业局 土耳其国家水利工程总局 英国环境食物跟乡村事务部 英国环境署 英国国际发展部 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 德国环境、自然保护和核安全部 德国国家水文研究所 法国国家环境部 法国流域水务管理署 匈牙利内务部 匈牙利国家水资源局 奥地利农林环境和水利部 捷克农业部 捷克伏尔塔瓦河流域管理局 荷兰基础设施与环境部 荷兰环境部公共工程与水管理总司 荷兰三角洲研究院 波兰气象与水管理研究说 保加利亚科学院水资源研究院 希腊环境部 瑞典环境保护部 瑞典环境保护署 丹麦环境部 丹麦国家地质调查局 芬兰环境研究院 芬兰水务协会 西班牙农业食品和环境部 美国国际开发署 美国环保总署 美国垦务局 美国地质调查局 美国联邦紧急事务管理署 美国农业部研究与服务局 加拿大环境部 美国-加拿大国际联合委员会 加拿大国家水研究中心 墨西哥国家水资源委员会 巴西环境部 阿根廷规划投资和服务部 南非水研究委员会 肯尼亚水利灌溉部 肯尼亚环境与资源部 莫桑比克能源与水管理部 坦桑尼亚水资源与灌溉部 乌干达水资源与环境部 埃塞俄比亚水利、灌溉和电力部 澳大利亚环境与能源部 澳大利亚 环境,水和生态资源部 澳大利亚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 澳大利亚墨累-达令流域管理局
©水利部国际经济技术合作交流中心
International Economic & Technical Cooperation and Exchange Center, Ministry of Water Resources
电话:63202320 传真:63203249
地址:北京市宣武区白广路二条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