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洞里萨湖危情显现

2019-10-08

来源:柬埔寨日报

  湄公河是东南亚四国和中国云南省的重要生命线,但在7月,该河水位落至100年来的最低水平,这是日益严峻的气候变化、农田径流和众多上游水坝所造成的,威胁了其存在。

  虽然最终迎来了降雨,但在平静的湄公河中,柬埔寨这条125公里长的洞里萨湖在仍将面临最严重的影响。这里的陆上居民和水下生命都依赖着洪水的节律而生存。如今,专家们比过去更担心这种节律是否行将结束。

  “传统上,洞里萨湖每年的逆流发生在7月底或8月初,但由于今年的旱情,逆流有可能来得晚些,或者可能不会有了,”位于华盛顿特区的史汀生研究中心能源、水资源和可持续项目主管Brian Eyler表示。湄公河发洪水时会使河水流向逆转,搅动11,000至16,000平方米的水下流量,形成全球最密集的季节性水变化。这种逆流会改变从金边到暹粒的地图,并支撑着全球最重要的濒危水鸟和大型蛇头鱼在此栖息,同时其丰沛的水资源养活了几百万人口。

  “我预计今年的渔获要少于去年,但究竟减少多少还未可知,因为这取决于各种复杂的因素,”Eyler表示,“但是如果没有逆流,那就不仅是今年的渔获减少,洞里萨湖整个生态系统都将面临威胁,甚至可能对渔获减少产生永久性的严重影响。”

  湄公河变化莫测的河流一直对洞里萨湖的野生动物和人口施加着影响,以至于现在有些人开始思考人类—包括成千上万的越南人—究竟还能在这个命运多舛的漫滩地区生存多久。

  “所有问题都在于洪水的节律,”Wetlands Work!公司的Taber Hand表示。这是一家从事创新处理系统设计和建造并推动湿地意识的社会企业。“在季风驱动下的洪水节律使得洞里萨湖成为世界上最为复杂的水文-生态系统,也有着迄今为止世界上最丰产的淡水渔获。”河水上涨的7至8米为东南亚带来了最为重要的淡水渔获。有1,000多种鱼类已经适应了这里独特的漫滩生态系统。

  “地球上没有任何国家享有这种在经济上完全免费的渔获资源,几乎可以满足全国60-75%人口对蛋白质和脂肪的饮食需求”Hand表示,“但这些都取决于湄公河洪水节律的规模和时间。”

  湄公河的足迹在表面积上扩大了6倍。河水携带着沉积物、有机物、鱼卵和小鱼进入漫滩区域,这里有营养物丰富的安全的栖息地,带来了生命的爆发式增长。据史汀生研究中心的Eyler所述,洞里萨湖有超过250,000吨鱼,湄公河流域系统则有260万吨。

  “这些鱼类离开洞里萨湖,迁徙到湄公河系统的各个区域,一些要游上千公里才能到达繁殖地,”Eyler说。“洞里萨湖每年都有激动人心的迁徙活动,这才是湄公河的强大活力之所在。”

  在到达柬埔寨之前,汇入湄公河下游的大部分水资源来自于老挝的山脉。影响水位的关键的人造阻碍之一就是上游建起的各种水坝,其中大多数又是中国在东南亚国家建造的大量基础设施项目。近来曝光率较高的未来项目就是湄公河干流上的桑伯水坝,位于柬埔寨桔井省。科学家和渔业管理部门官员表示该项目将对渔业环境造成灾难性影响,并可能影响上百万以打渔为生的人口。

  老挝对水坝项目最为渴求,希望成为“亚洲之动力”。《亚洲前哨》在2018年做过一次三段式系列报道,介绍了老挝有46个运行水力发电项目,还有54个在建项目。由于柬埔寨渴望获得中国投资,并对上游情况缺乏控制,这一人工项目几乎不可能缓解洞里萨湖面临的困境。

  但气象管理部分认为,湄公河目前状态下所遭遇的部分人工危机实可归结为气候变化。并不是由于水电大坝而造成对湄公河的影响,间隔短且难以预测的季风也造成了水位降低。

  “毫无疑问,当前的干旱是由于气候变化而带来的全球气象模式改变而造成的,特别是变暖的趋势,如果这种情况持续若干年也不应感到稀奇,”加利福尼亚大学生物学荣退教授Peter Moyle在上月向《国家地理》杂志表示。

  “不论什么人也不论什么东西,如果能控制住湄公河的洪水节律—不管是变化无常的气候性降雨、传统城市发展所需的水电能源消耗,还是将其用作战略性政治工具—就能控制渔获、维持河岸的沉积物和在三角洲区域利用淡水回推来防止盐水侵蚀农田,”Hand表示,“一言以蔽之,湄公河洪水节律显著减少,这威胁到了柬埔寨和越南的粮食安全,也威胁到了上百万农民的生机。”

  除了在此筑巢的鸟类和蛇头鱼之外,在漫滩边缘和浮动村庄里居住的人们也对不断变化的洞里萨湖表示高度关切。他们中的一部分是柬埔寨最为脆弱的居民。

  许多湖区居民没有办法,只得以逐渐枯竭的渔业为生。到处都是不惜代价的非法捕鱼行为,当地居民为此在晚间进入禁渔区以获得更好的渔获。本周早些时候,磅湛省破获了非法捕鱼案件,缴获了1,580米长的渔网和47条大型捕鱼船。

  洞里萨湖上的浮动城市生活着90,000多人,还有110万人生活在5号和6号国道之间的漫滩上。生活在湖上的这些最为脆弱的人群在某些方面甚至都不是柬埔寨人。此地的游客常会惊讶的发现,他们身处距离湄公河三角洲几百公里远的洞里萨湖的浮动村庄上,但听到的却是越南语而不是高棉语。在越战期间,成百上千的越南人逃到了柬埔寨,而在越南对柬埔寨长达十年的占领期间,随着红色高棉的倒台,又有成千上万人也逃了过来。估计在柬埔寨有700,000越南裔人,其中大多数据说生活在洞里萨湖的漫滩上和浮动村庄里。这一季节性变化的湖泊一直是一块无人管治之地。这些人对国家没有什么索取,对于逐渐恶化的湖泊生态更没有发言权。

  鉴于渔获不断减少,政府正尝试让这些越南人从湖上搬走,迁入漫滩和高地。今年早些时候已经采取了措施,让越南家庭从洞里萨湖的浮动村庄中搬到更高的地区。但不到一个月,许多人依然留在漫滩上,并没有搬回过去生活过的湖水南端奇诺德鲁附近的浮动村庄,理由是条件太艰苦。由于洞里萨湖的渔获越来越少,许多人正在搬家,准备返回越南这样一个对他们来说未知的国家。

  有5个省会城市位于距离洞里萨湖较远的陆地上,还有农业集水区也注入该湖。“在水位较低的季节,农业的营养物和化学品流入,还有城市垃圾会消耗水中的氧气,导致包括鱼类和小鱼在内的水生生物死亡。”Hand说。

  虽然Hand认为目前不太可能出现湄公河洪水节律减少而影响洞里萨湖的情况,但Eyler认为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这确实是可能发生的,不是什么预警,而是必须要密切关注的情况。那些观测河水逆流的柬埔寨人还有其他的湄公河观测人士都对这种后果预测很多年了。”

  面对百年不遇的严重旱季、无休止的水坝建造、持续的气候变化,还有上百万以这条季节性河流为生的人口带来的破坏,洞里萨湖已到了崩溃的极限。渔业或许在今后十多年里都无法恢复,也有可能永远不能恢复了。

  对于柬埔寨将湄公河棕黄的河水送回洞里萨湖以实现逆转这种情况,东南亚国家大都拭目以待。但湄公河水奔流的节律终有一天会停下,到时东南亚的生物多样性可能面临无法逆转的人类灾难,而这一天将会到来。

责编:谷丽雅

===国际组织===
===水利部直属单位===
===国外水利机构===
俄罗斯联邦自然资源部 俄罗斯联邦水资源署 俄罗斯联邦民防、紧急情况和消除自然灾害后果部 俄罗斯科学院水问题研究所 乌克兰环境保护部 乌克兰水管理委员会 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内务部 哈萨克斯坦共和国能源部 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农业部部 乌兹别克斯坦农业和水资源部 蒙古自然资源保护与绿色发展和旅游部 韩国国土海洋部 韩国环境部 日本农林省 日本国土交通省 日本国土交通省土木研究所国际水灾害与风险管理中心 国家应急管理局 泰国农业与合作部 泰国自然资源与环境部 老挝自然资源与环境部 柬埔寨水利气象部 印度水利、河流开发与恒河流域振兴部 巴基斯坦水电部 巴基斯坦规划、发展和改革部 孟加拉国水利部 越南自然资源和环境部 新加坡环境与水资源部 新加坡公用事业局 土耳其国家水利工程总局 英国环境食物跟乡村事务部 英国环境署 英国国际发展部 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 德国环境、自然保护和核安全部 德国国家水文研究所 法国国家环境部 法国流域水务管理署 匈牙利内务部 匈牙利国家水资源局 奥地利农林环境和水利部 捷克农业部 捷克伏尔塔瓦河流域管理局 荷兰基础设施与环境部 荷兰环境部公共工程与水管理总司 荷兰三角洲研究院 波兰气象与水管理研究说 保加利亚科学院水资源研究院 希腊环境部 瑞典环境保护部 瑞典环境保护署 丹麦环境部 丹麦国家地质调查局 芬兰环境研究院 芬兰水务协会 西班牙农业食品和环境部 美国国际开发署 美国环保总署 美国垦务局 美国地质调查局 美国联邦紧急事务管理署 美国农业部研究与服务局 加拿大环境部 美国-加拿大国际联合委员会 加拿大国家水研究中心 墨西哥国家水资源委员会 巴西环境部 阿根廷规划投资和服务部 南非水研究委员会 肯尼亚水利灌溉部 肯尼亚环境与资源部 莫桑比克能源与水管理部 坦桑尼亚水资源与灌溉部 乌干达水资源与环境部 埃塞俄比亚水利、灌溉和电力部 澳大利亚环境与能源部 澳大利亚 环境,水和生态资源部 澳大利亚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 澳大利亚墨累-达令流域管理局
©水利部国际经济技术合作交流中心
International Economic & Technical Cooperation and Exchange Center, Ministry of Water Resources
电话:63202320 传真:63203249
地址:北京市宣武区白广路二条2号